互博国际_hooball客户端【官方独家推荐】

♠《互博国际》服务全球让您畅快享受顶级尊荣体验,将为您提供最新的新闻资讯,诚恳的态度为您提供帮助,赔率高反水多取款快,作为著名已久受欢迎的网站。

为征文而写的命题作文

为征文而写的命题作文

很多时候机关单位或者媒体要发征文布告,让一些人写作关于某些话题的文章,还要评奖,发奖状、奖品等,算是一大景观了。

征文本无可厚非,但征文的题材过于狭窄就有些让人不解了。原来纸媒大流行的时候,一些报刊杂志的编辑为了应付某些版面的要求,就要广泛征文,一是因为固定作者投稿不够用,或者选不上,用征文来弥补;二是因为要响应号召,贴近人民群众,让普通人也来参与投稿,发表自己的心声;三是接到上级命题作文的要求,而这些题目正好专业性比较强,就要找一些专业作者来写;四是要对一些社会成绩做出适时表扬,让人们写一些赞歌类的文章。后来纸媒发展成电子媒体,这种现象有增无减,征文就不仅仅是这些目的了,而是要活跃用户量,增加媒体黏性,增强互动性。即便如此,征文的范围仍然离不开赞歌类的内容。

写批评类的杂文似乎永远不在征文范围之内,因为这些东西会呛了某些人的肺管子,还会对媒体不利。那么,批评不就是为了改正吗?为什么会有不良影响呢?因为大方面是要宣传主流的,有些毛病只能官方来说,或者主流媒体来说,或者具有专业能力的编辑来说才行,一般人不能随便发表这些杂文。建国以前,鲁迅的杂文文风犀利,独树一帜。建国以后,经历了反右斗争扩大化,文革,杂文也就不被待见了。虽然改革春风吹满地,文脉绵延,文风也开始趋向于多个方面,但小说已经成了文坛的正宗,杂文再也不是了,而是只有一些老朽在议论灯绳掉了应该谁来修的问题。

纵观主流媒体,没有一个是杂文的。就是文坛老牌杂志《收获》、《十月》、《当代》等,杂文也已经销声匿迹,还是以小说为主流了。似乎杂文太过于犀利,生存空间日渐狭窄,有关方面也不再提倡,作家们必定要养家糊口,也就向着小说进军了。

征文大多为散文,抒情散文、叙事散文都可以,能写出新风貌,新景象就行。有的征文还有小说文体,照样要求写出新风貌,写出正能量。谁要是敢写杂文揭露阴暗面,或者写小说带着极强的讽刺性,文章就会立刻被毙掉,连收集文章的最小官员都不会通过的。

虽然文章要说真话,要抒真情,但很多征文似乎并不要求这样,而是要戴着乐观的正能量的眼镜儿去看世界,只看事物好的一面,忽略事物坏的一面,也就促成了典型的形而上学的唯心主义观点,误导大众了。

有人会说,不就是一两篇征文吗?主流媒体并不是这样的。那么,看看主流媒体的文章,哪一个主流媒体是以杂文为主要文体的?还不是正面新闻和赞歌类文章?即便批评几句,也是不痛不痒,就像妈妈打了自家孩子屁股两下,过后该怎样还怎样,没什么出息。要想全面看问题就要正视优点的同时正视缺点,谈优点的同时不避讳谈缺点,这样才能改正缺点和错误,不断前进。

征文却不这样,很多都是命题作文,编辑已经把题材给作者设置好了,不能超出题材范围,更不能随意发挥。那么,这种征文的水分也就非常大了,即便有人获奖也没什么意义,顶多就是一个会唱赞歌的人,而不是一个全面看问题的人。也就是说,编辑背后一定有某种力量在驱使着他,让他这样征文。

巴金老人临死有一个愿望,希望建立“文革博物馆”,到现在还没有什么音讯,似乎验证了社会的进步,也验证了媒体背后力量的光明和伟大,当然还要永远伟大下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*